廣東醫療專家披露:1月中深圳接到三例重癥,鐘南山鼓勵反映實情

時間:2020-02-22 06:43:22 作者:admin 熱度:99℃

2月18日傍晚,剛剛結束了與地市定點收治醫院遠程視頻會的覃鐵和收到了一個不幸的消息,珠海那位廣東省最早上ECMO支持的危重型患者,雖經全力救治,還是因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征去世了。鼓舞人心的消息也有,這一天,深圳一名上了 ECMO多日的危重型患者成功撤機,情況趨向穩定;這一天,廣東全省一共有8名曾經的重型、危重型患者康復出院。

廣東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 覃鐵和

覃鐵和是廣東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臨床救治專家組的組長,全省21個地級市,他和廣東省衛健委一級巡視員劉冠賢、另一名呼吸重癥專家黎毅敏去過16個。抗疫開始,各地首診的所有患者,他們都去看過。后來,所有的危重癥患者,他們都參與了會診,指導各地的專家調整患者病情變化期間的救治方案。新冠肺炎疫情發生、發展一個來月,全省現存的60個重型患者、25個危重型患者的資料,幾乎做到了然于胸。

2月18日,覃鐵和接受了南都記者獨家專訪,他說:在廣東省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之前,廣東省的臨床專家救治組就開始運作起來了。采訪中詳細追溯了廣東省首例患者的確診、治療細節;在深圳發現三例重癥患者后匯報給鐘南山院士,受到“大膽講真話”的鼓勵,為廣東防控盡早提供了依據;披露深圳、東莞、珠海、中山等地多例危重患者接受會診搶救的細節,從中總結出寶貴的救治經驗。

對于疫情的走勢,覃鐵和這樣預測:不是尾聲但距離勝利已不遠。

病例出現之前廣東專家救治組已在工作

覃鐵和多次作為國家和廣東省特派的ICU專家,參與了SARS、H1N1、H7N9、MERS等重大傳染性疾病救治。在2003年SARS之后,廣東經歷了一系列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等傳染疾病的侵襲。從H5N1到H5N6到H7N9,再到H9N2……不論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序列怎么改變,覃鐵和都參與重癥、危重癥患者臨床救治的會診和討論。作為應對策略,廣東省衛生行政部門一早構建了面對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三級診療體系。“廣東省的省級臨床專家組工作機制,以及很多應對重癥和危重癥病人的分級救治體系,在歷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發生時,甚至在全省處于高度戒備狀態時就會及時啟用。”覃鐵和告訴南都記者,在廣東省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之前,廣東省的臨床專家救治組就開始運作起來了。

1月13日,他就參加了廣東省內一個重癥肺炎病例的討論。“好在是虛驚一場,那名患者并不是典型的病毒性肺炎,病原學檢查很快明確了屬于細菌性,也就排除了患上新冠肺炎的可能。”

廣東作為經濟發達省份和主要的人員流入地,疫情經由運輸網絡進入的風險極大。在排除了第一個會診病人的僅一天后的1月14日,深圳北大醫院的ICU主任與覃鐵和通電話,該院一名有明確武漢旅居歷史的老人,出現了嚴重的急性成人呼吸窘迫綜合征,患者的影像學有明顯“病毒肺”特點。“結合明確的流行病學史,我當時第一時間就在心里暗想,該來的還是來了。”

真正的考驗來了前三例患者都是重癥

為了近距離觀察廣東前三例病患的情況,覃鐵和(右一)和黎毅敏(左一)進入深圳三院的隔離病區。受訪者供圖

患者一來就是重癥,呼吸衰竭到了重度成人呼吸窘迫階段。覃鐵和很快就跟深圳當地的ICU專家進行了討論,并叮囑盡快在做好醫生個人防護的情況下,給這位年過六旬的患者氣管插管。完成插管后盡快轉送定點收治醫院深圳三院。

“現在想起來,依然還有些后怕,這是一個全新的傳染病,傳播力如何當初并不知道,醫生護士如何防護還沒有明確指引。”覃鐵和作為經歷過2003年非典的老專家,自然知道那場同樣由冠狀病毒引發的傳染病對防護裝備的穿透力。當時流傳著一個說法:“一次氣管插管,患者的噴射物中蘊含的病毒,可能會導致3名醫護人員中招。”

覃鐵和非常肯定,當時參與搶救的醫生護士,其實是冒了相當大的被感染風險的。

第二天早上,他和黎毅敏這兩位省級專家組的正、副組長,就站在了深圳三院的病房里,來到這位患者的身邊。這位體型偏胖的老人,呼吸顯得非常急促。患者稍早前有過湖北旅游史,在武漢停留了一段時間。“老人在出現癥狀后,選擇在住地附近的醫院接受治療,直到出現危重癥狀況,才到大醫院就醫。”

老人在氣管插管后,血氧依然很低。專家們連夜討論,決定采取俯臥位通氣。“如果正面躺著,肺泡會受重力牽引,使得靠近背部一側的肺泡塌陷。但如果趴著,這些肺泡就能更好地張開,提供更好的通氣,更好的氧合。”

也就是這一天,深圳三院里還有兩位癥狀、影像高度雷同的病例。患者來自同一個家庭,夫妻倆都去過湖北武漢,可兩人在回到深圳后,又造成了其他家人出現典型的癥狀,正在接受治療,等待排查確診。

當時的公開資料,還并未明確新冠肺炎能夠“人傳人”,湖北武漢當地的病例數也長期停滯在了41例,并無增長的態勢。可廣東的前三例病例中,就明顯出現了本地發生的家庭聚集性發病的特點。

鐘南山鼓勵反映實情為全省防控提供依據

受彼時檢測技術等諸多因素困擾,廣東省內前期病例的確診過程有點跌宕起伏、波折不斷。第一例病例在1月14日就已經進行了插管,1月20日凌晨最終收到了國家疾控中心的確診復核。但這并不代表廣東可以對疫情的防控有所大意。

1月16日,覃鐵和、黎毅敏作為專家代表陪同省領導到廣東省疾控中心的調研。兩位專家就向領導們匯報了事態的最新進展,和已然顯現出來的家庭聚集性發病的特點。

“匯報之前,我們和鐘南山院士進行了非常詳盡的溝通。當時鐘院士就鼓勵我們,把最真實的情況說出來,為廣東省制定防控策略提供佐證、依據。”覃鐵和回憶道,在調研過程中,他把深圳出現的第二、三例患者的詳細情況、流行病學特征都作了詳盡的闡述,尤其是出現的本地家庭聚集發病新特點,值得關注。

覃鐵和表示,現在想來,廣東之所以很快就啟動了一級響應,和鐘南山院士在湖北考察后通報了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有關,也和廣東對疾病特性有了初步了解有關。“經歷過2003年SARS帶來的陣痛,對于新發傳染病如果防堵不力,可能造成的異地播散有著深切的體會。”

當天下午,在廣東省衛健委的安排下,覃鐵和、黎毅敏開始對全省21個地市的呼吸科、感染科、ICU醫務人員進行了大范圍的培訓。提醒各個地市都要繃緊那根弦。

1月17日,兩人又陪同鐘南山院士等再次趕到了深圳三院,現場了解三位患者實際情況。“一個氣管插管,一個上了無創呼吸機,一個則開始進行高流量給氧。按照現在最新的分級,都是重型以上的患者。”

每例重型以上病例詳情每天都會傳送到他手機上

覃鐵和(中)與揭陽一線醫生商討患者病情和救治方案。受訪者供圖

覃鐵和的忙碌程度實際上是和全省病例報告數量成正比的。和他們一起忙碌的,還有廣東省衛健委一級巡視員劉冠賢。在廣東啟動了一級應急響應后,劉冠賢的職務是疫情防控指揮部救治組的副組長,覃鐵和、黎毅敏成了救治組下轄的專家組組長、副組長。

廣東省很快就啟動了“3+1”工作機制。“這個機制,意味著廣東省內每出現一例重癥、危重癥患者,都必定有省級專家組成員現場進行會診,參與制定救治計劃。”普通型轉重型要出現,重型轉危重型也要到場。在最近的一個月里,覃鐵和干得最多的是兩件事情會診和正在去會診的路上。他的行程被安排得滿滿的,可能第一天還出現在粵西的湛江,第二天就在粵東的揭陽、汕頭。

全省每一例重型以上病例的詳情、進展,每天都會傳送到覃鐵和的手機上,類似的和定點醫院的短信、視頻、微信溝通,從未中斷。覃鐵和表示:“其實,作為前線的醫生更加辛苦,我們只是關注到了重型、危重型的患者。可基層一線的醫生,需要對每一個確診患者進行高度關注。”

覃鐵和表示,建立三級巡診制度,并不代表一線醫生在技術上有什么不足,關鍵是利用高級別醫生的經驗給予一種支持。

這一巡診機制,也讓覃鐵和接觸到了一例非常積極的案例。一名年過八旬的湛江老人,在湖北工作生活了60年,今年春節回來過冬。“我和黎毅敏教授當時又正好在湛江培訓醫務人員。老人被及時地發現、治療和干預,很快被送到了湛江當地的定點醫院接受氧療支持,病情穩定下來。”

“目前看來,廣東的疫情特點很明確。輸入型病例多,家庭聚集性病例多,重癥患者中老年病患多。”覃鐵和表示,可同樣是高齡病患,同樣也有著這樣那樣的基礎性疾病,及時發現、準確診斷、治療、干預的老年患者,他的預后也可以非常好,湛江這名高齡患者就證明了這一點。

首個死亡病例:患者忽略了接觸史而延誤治療

在不斷的巡診中,尤其是對全省重型病例的觀察、統計,廣東省也在臨床實踐中摸索出了一套詳盡的診療方案。比如通過對確診病患的篩查,加強患者病情變化的研判。“這一套篩查體系,總的原則就是盡量從輕型、普通型患者中,篩查出那些可能轉重的病患。”

為此,覃鐵和特別建議定點收治醫院,都在患者的桌面上放一個小鬧鐘。就為了讓醫生查房時能夠清晰地捕捉患者的呼吸頻率。“國家標準是對每分鐘呼吸23次以上的患者要給予特別的關注,我們放寬一點,但也要醫生護士密切關注那些每分鐘呼吸次數在25次以上的患者。”

這樣做了,即便患者的持續加重難以避免,前期篩查出來了,治療上再在第一時間段給予正確的支持,也能減輕病情。“早期的氧療非常重要,尤其是對重型患者而言,如果非得上插管、呼吸機,那患者的后續治療就會顯得異常艱難。”

理論和實踐構建出來的治療網絡已非常嚴密,但這樣一張治療網絡,同樣也需要患者的配合。廣東省出現的第一例死亡病例就是這樣,該患者出現癥狀后求醫時,忽略了自己接觸過湖北返粵人員這一情況,到定點收治醫院治療時,已經特別危重了。當天診斷,當天就病危,沒過多久就宣告不治。連上ECMO的機會都沒有留給一線救治醫護人員。

廣東省現階段的重型、危重型患者,很多有類似的耽擱。東莞出現的首例死亡病例,一家四口聚集發病,就醫時的主訴就是咳嗽、發熱近兩周時間。“十多天時間過去了,病毒侵襲的肺部都已經異常脆弱了。”

和鐘南山一起搶救中山31歲重癥產婦

在廣東省的危重型患者、死亡病例中,老齡人口占據了絕對的主流。但也有意外,中山市收治的一名重癥產婦就異常地年輕年僅31歲。這位產婦也是從湖北回粵,發熱、咳嗽了一段時間。

“她如果能早點到醫院就醫,情況也不會這樣,至少孩子可能保得住。”覃鐵和告訴南都記者,新冠肺炎本來就是一種攻擊呼吸系統、令患者缺氧的疾病。如果它攻擊的是孕婦,情況就更危險。因為孕婦不僅本人要耗氧,其腹內的寶寶也需要耗氧。長期的缺氧癥狀,這名年輕的產婦接受剖宮產終止妊娠時,孩子已然死亡。年輕的母親同樣進入病危,被迫使用最高級的生命支持體系ECMO。

覃鐵和現場看過這個病患的情況,鐘南山院士參與的高級別專家組遠程會診,也會對這名患者給予高度的關注。“太年輕了,各位務必要重視,盡力將她搶救過來。”鐘南山甚至在總結階段現場叮囑。

“經過了十來天的治療,對癥處理,現在該產婦的病情已然處在相持階段。”每次遠程會診都是主持人的覃鐵和告訴南都記者。臨床一線和新冠病毒斗爭了一個來月,覃鐵和也在歸納、總結著經驗。比如早期的氧療,比如早期患者的篩查、預判;比如重癥醫學的提前介入。“和其他兄弟省份的病例比較起來,我們省的重型、危重型的病例比較集中在老年群體,病情變化可能很快、很突然。”覃鐵和表示,廣東使用到ECMO這一頂級支持設備的病患超過了10例,這需要ICU專家提前介入進來。該給予呼吸支持時,一定要及時給予呼吸支持,該給予更高規格的生命支持時,就需要及時使用呼吸機,甚至ECMO。

不是尾聲但距離勝利已不遠

在2月18日深夜,完成了一天臨床工作的覃鐵和又在準備著第二天的全省遠程會診,并著手撰寫廣東省的第四版臨床救治專家共識。系統地歸納、總結,能夠幫助一線的醫生們少走彎路。

一線醫生又發來了一段患者視頻,患者使用了高流量供氧后還能很好地進食、活動。但如果按照國家版本的診療指南,這個患者其實應該是要接受氣管插管治療了。是覃鐵和、黎毅敏這些省級專家在會診后,與臨床一線醫生一起決定了暫不插管,持續高流量氧療,密切觀察。“做醫生,要做到心中有數,但也要將這些數據和臨床實踐結合起來。氣管插管了,可能規避了風險,但對于一些特殊病例,一個錯誤的決定,可能帶來的結局將會天差地別。”

這一天晚間,珠海同行向覃鐵和報告了一個壞消息:當地首例上ECMO的危重型病例,持續了20來天后還是沒救回來。“ ECMO其實也是個雙刃劍,能夠延續生命,但什么時候撤機了,才是真正地成功延續生命。”

這個夜晚,廣東本地的好消息很多,廣州新增病例零報告,深圳出院了8名曾經的重型、危重型患者,全省新增確診病例數降到了個位數。危重患者的救治可能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整體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曙光已經在前。

人物簡介

廣東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 覃鐵和

覃鐵和是廣東省老年醫學研究所所長兼廣東省人民醫院東病區主任,同時也是一位從事呼吸內科、重癥醫學科臨床工作多年的專家。他多次作為國家和廣東省特派的 ICU專家,參與了 SARS、 H1N1、 H7N9、 MERS等重大傳染性疾病,以及汶川、玉樹、雅安、昭通地震、平頂山特大礦難、伊春空難、天津特大爆炸等重大災難的救治工作,曾任省禽流感專家組副組長、原衛生部 H1N1流感專家組成員兼省重癥專家組組長、原省衛生計生委 H7N9禽流感重癥救治專家組組長、原省衛生廳汶川地震傷員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平頂山特大礦難國家醫療專家組組長、魯甸地震國家醫療隊副隊長兼 ICU專家組組長、天津特大爆炸第三批國家醫療專家組組長等職……也正是因為豐富的閱歷和救治經驗,省衛生健康委指派他做省級臨床救治方面的專家組組長。

采寫:南都記者 王道斌

圖片:受訪者供圖

編輯: 寶
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未作人工編輯處理,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權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進行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你,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开元棋牌app免费下载
新疆11选5历史开奖 *pk10qq群 哈灵浙江麻将安卓版 澳洲幸运5开挂神器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辽宁快乐12选5开 上证指数年k线图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创赢配资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官方5分赛车网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极速赛车投注技巧 宁夏11选5奖金 上海明星麻将官网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手机版